台灣其實是幸福的 [女權篇] (3) – 所謂的性別「平權」?

在許多性別議題上,我很常見到女權運動者透過各種方式伸張「性別正義」。像是被女性主義者極度推崇的『妙麗』在聯合國的發言還是如這次『解放乳頭』的運動,倡議者除了不斷跳針強調父權主義的壓迫歧視外(我到覺得「壓迫」是這群人常用來自己壓迫自己的字眼),也常見到另外一種回應,強調男性也是受父權主義支配的受害者,女性(或女權)主義要解放的不是只有女人,男人同時也是受益者。

每次看到這種回應我也覺得很可笑,因為這種回應與現實的婦女權益運動改革幾乎脫鉤,或者說根本是平行世界。如果女權運動者認同男性也是父權主義受害者,為何現實世界的實務改革往往也只針對女性而忽略了男性?如果你們要的是真正平權(而非平等),那為何還要在某些地方設置女性保障名額制度?這反而更對女性是一種歧視吧!

這些人不斷高呼要有平等參與的權利,在制度改革上卻往往只對自己有利的一方去設計,明明「這些人」就很清楚男女生生理在先天上的差異,如果因為傳統文化而對女性有不公平的參與權利,當然可以透過制度設計去影響文化改變,可是實際上卻是一方面高喊要平等參與權,另一方面卻又總是透過各種手段去影響與制定只有利自己族群的行為,不覺得很可恥嗎?

先別急著指控我說空口說白話,以下就是證據:

女性參政權:

1991年台灣國民大會進行第一次修憲,在增修條文當中就明訂國民大會代表和立法委員選舉中, 各縣市的當選名額『在五人以上十人以下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 人,超過十人者,每滿十人應增婦女當選名額一人』,即「十分之一保障原則」;而後受到彭婉如命案的影響,民進黨也將「婦女四分之一保障名額」列入黨綱;緊接著在1999年《地方制度法》修法三讀通過,明訂『各選舉區選出之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民代表名額達 四人者,應有婦女當選名額一人;超過四人者,每增加四人增一人。』;在1997年的修憲時,也明定國大代表的僑選與不分區政黨代表有四分之一的婦女名額保障;而後在2005年的第七次修憲,更是明訂政黨不分區立委的名單當中,女性不得低於二分之一!

2000年總統大選,民進黨扁蓮配候選人當選,出現了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女副總統-呂秀蓮,在她的大力「爭取」下,扁政府任用了多位女性作為閣員,在2005年時女性部會首長已有7位,到了後面馬政府執政時的2012年更提昇至12位!

而現今我國第一大在野黨-民進黨的黨主席蔡英文也是女性,更有不少人認為她可能會成為中華民國第一任女性總統!

(題外話: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也不信任民進黨,但我也很佩服小英在DPP聲望最低迷時勇於接手,並且將黨一步步拉回軌道,才能在2014年選舉大贏KMT,實在無法否認她的領導能力,至少比馬好太多了)

 

女性經濟權:

根據主計處統計,我國女性勞動參與率逐年提昇,在2014年時達50.64%! 代表女性也有機會在職場與男人一較高下。不過我知道「這群人」一定馬上反駁我女生平均薪資水準也比男生低,代表職場的「玻璃天花板」現象仍舊存在,但我要強調,女性平均薪資跟男性的差距已經逐步拉近,快要不相上下了,且女性在某些職業選擇上偏向低薪職位(如行政文書),是僧多粥少的職缺,薪資水準本就與男性居多的職缺差一大截,否則要妳去當工地工人或水電工,日領2,3千元妳願不願意?還不用被扣稅耶!

而根據之前台北市主計處的統計,台北市的房屋稅納稅人女性所佔比率也已經超過一半,代表女性擁有自己房產的人數已經超過男人,其擁有的經濟能力根本與男人足以抗衡,某些人認為女性是經濟弱勢根本是笑話!

反倒是在某些領域,婦權團體特別用力去干涉杯葛女性的工作權利,理由是認為這項工作是加深父權主義壓榨剝削女性的表現,因此大部分反對開放。沒錯,我指的就是性交易服務。

好笑的是,性產業是少數女性收入遠遠高過於男性的產業,且這產業也沒有男人會出來高喊「男女不公」,因為女性就是利用自己天生的「優勢」去換取金錢,男人也甘之如飴願意付出金錢去換取服務。
這樣明明是兩全其美,創造經濟價值的行為,卻被大多數人用高度道德標準去批判,婦權團體更是極力反對,想當然爾父權大旗又被拿出來救援。明明從事性產業的女生幾乎都是自願,沒人強迫她,這些人卻總是用什麼「社會結構的壓迫」,「權力不對等」這種三小不知所以然的文字去批判且反對性交易的存在。強調是社會歧視 弱勢女性,讓她們沒有高收入,所以才自願下海。
看到這我都笑了,明明台灣的教育培訓制度是不分性別男女皆同,藉由教育讓個人學習工作技能以獲得收 入。而台灣現今薪資停滯的情況是全面性的結構性問題,卻被你們拿來亂引用成是父權主義的壓迫,明明就是婦權團體自己壓迫同為女性的工作權,女人為難女人, 責任卻是全體男性來承擔,真是世界奇觀哪!


2015/09/03 更新:

這陣子新聞版面吵最兇的就是台北捷運公司發行日本AV女星波多野結衣的悠遊卡相關新聞了,詳情始末可以自行去Google,我不多說。總之這事件更是典型的鬼島偽善社會的表現!針對此事件發難的女權團體又再度出來發言「匡正道德倫理」,繼續秀下限,更證明我上面所寫的「女人為難女人」!


女性教育權

根據教育部的統計,我國15歲以上人口擁有大學畢業學歷的人數,女性人數高達184萬人!而男性只有171萬人,如果台灣女權仍舊低落,有大學學歷的女生人數怎還會那麼多?還超越男生呢!(雖然我知道台灣的大學學歷完全不等同於能力,但這要另開議題討論),而女性高等教育粗在學率也是逐年提昇,傳統觀念認為女生不用讀太多書,無才便是德的觀念根本已經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裡了,現在還有這種觀念的人早就被唾棄也落伍了,「這群人」總是喊要爭取平等權利,到底哪裡不平等了?

 


 

總和以上三大領域的性別平等指標,我國婦女在社會經濟、政治與教育各方面皆明顯提昇,這些指標在我之前的文章都有寫得很清楚,但我曉得某些人士仍舊會無視,繼續跳針台灣女權仍舊低落,父權遺毒仍舊遺臭萬年,不過也罷,反正有我這種超級大白目存在,盡講一些政治不正確的言論,但即使不正確我還是要說,就是要揭穿這種名為公平正義,實際上似是而非的女權虛偽假面具!

一般留言 (1 則迴響)

//

一般留言 (1)

  1. 性產業服務? 未來保證會開放
    30歲以下的台灣男性多出女性三十萬人左右
    以近年來每年的出生人口數平均13個男性就有1個沒有女伴
    台灣自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的買賣外籍新娘造成的問題已經不可承受
    而且誰說性產業只有男性會消費? 如果以日本的風俗業來看至少有10%以上是女性消費

    另外經濟價值我想把2013年實質1位受雇階級平均薪資所得拿出來說
    數據來自於政府的102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受僱人員報酬(按照縣市由低到高)
    嘉義縣267582雲林縣275106屏東縣281728彰化縣295073
    南投縣310526台東縣335906台南市378503台中市396603
    宜蘭縣397027花蓮縣398421苗栗縣417396嘉義市428440
    基隆市432273高雄市436520澎湖縣450436桃園市477368
    新北市480545新竹縣583284新竹市635240台北市677377

    平均值449115 而2013年的人均GDP所得當時約62萬台幣
    平均台灣人民可得到人均GDP的72.5% (但這裡面包含出國當台勞的)
    而且教育資源過度浪費的情況嚴重且很多是只願意做低薪服務業的年輕人

    我想我10年前未滿22歲前退伍的時候也是年輕人 (當年沒考上中山我就去簽志願役)
    退伍的時候高中同學大四下剛開學

    同時也經歷過約五年的時間才終於在27歲重新開始比平均高約15~20%的收入
    (當然沒追上人均但我不是舊台南市跟舊高雄市那類直轄市的市民)

    所以老是牽拖雜七雜八的根本沒啥好說的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