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國如何超越台灣?《成與敗》跟你說分明(2)製造業與金融篇

前一篇《成與敗》的心得1台灣如何成為四小龍之一?《成與敗》跟你說分明(1)農業與土地改革篇, http://xn--klt126l.com/fake-economic/how-asia-works-argriculture/, 鬼島狂想曲2.0, 2016-12-09 說明了亞洲主要國家,在上個世紀的農業發展歷程,這篇來看看農業之後的進階產業—製造業。

讀者即使不熟悉韓國,也知道這幾年台灣吹起大韓風,先不論鄉民最熟悉的韓劇韓團,人民每天在用的三星手機以及最近快要被罷免下台的總統,就是韓國國力的表現。

不過本篇沒打算介紹三星電子和總統,而是引述《成與敗》作者在製造業部份,花了許多篇幅引用韓國在製造業的成功案例,其中對於企業的成長描寫可說是鉅細靡遺,建議讀者有興趣可好好捧讀,本文盡量濃縮介紹,並且會帶入一些台灣企業作為對比。

作者首先介紹了韓國最大鋼鐵廠—浦項鋼鐵的成長歷程。浦項鋼鐵於1968年成立於韓國浦項市,截至2015年底,員工人數約17045人,全年營收為58兆韓圜(約513億美元)2POSCO REPORT 2015, https://www.posco.co.kr/homepage/docs/eng5/dn/sustain/customer/2015_POSCO_Report_EN.pdf, POSCO, 2016-04,且連續七年蟬聯WSD世界鋼鐵製造企業競爭力排名第一!3POSCO has once again been named the world’s No.1 steelmaker., http://globalblog.posco.com/posco-named-worlds-competitive-steelmaker-7th-consecutive-year/, The Steel Wire, 2016-06-17(台灣中鋼剛好排名第11,在列表外XD),要打敗其他列強企業,連續獲得此殊榮並不容易,可見韓國早已非當年的吳下阿蒙,此企業的發展歷程或可作為台灣的借鏡。


表:2016年世界鋼鐵企業競爭力排名

浦項鋼鐵有今天的成就不是一蹴而成,企業也曾經歷過許多次的失敗,但總是以失敗作為教訓再次改進,逐步修正,才有今日的成功(是不是跟很多老套的企業發展史,或是企業家故事雷同?),但浦項的成功並不完全靠一己之力發展,就如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有個支持他的女人(啊女權看到這段話可能會崩潰),但支持浦項鋼鐵的不是女人,而是當時的獨裁者—朴正熙。

雖然許多人對朴正熙的印象就是當今快要下台的南韓總統—朴瑾惠她老爸,一個專制的獨裁者,以壓迫人權,限制言論自由,實行獨裁統治而留名(同時期台灣也不遑多讓)。但是在治理國家,推動經濟發展方面,朴正熙卻是有他的一套方法。


圖:南韓前強人統治者—朴正熙(來源:維基百科)

朴正熙曾在日本軍中服役,在1961年發動軍事政變奪權後,即強力迅速的為韓國推進現代化道路。而鋼鐵業是韓國邁向先進國家必要發展的產業之一。他參照了日本經驗,以及其他國家的發展歷史,認為要提振韓國經濟,企業必須接受國家的強力監管與指導,韓國必須借鑒日本經驗,由政府出面,拉攏具有經營實力的企業家,企業家在政府的指導之下發展投資,為國家生產產品,然後出口創匯,厚植國家實力。

韓國政府為了發展鋼鐵工業,甚至還為浦項鋼鐵量身訂做,制訂法令,建造許多基礎建設。

而浦項鋼鐵也不負「朴」望,自1973年浦項鋼鐵第一座年產108萬噸的設備建成以來,從無資金(浦項投產資金靠的是日本戰敗賠款)、無技術、無人才一步一步篳路藍縷的走來,而今成為全世界最有競爭力的鋼鐵廠,這樣的成功,雖然大部分需要企業本身有生存警覺性,不斷的督促自己進步再進步,但若沒有政府援助,浦項要有今日的成就可能需要更久的時間。

而除了浦項鋼鐵外,另一接受韓國政府援助,到現在成為聞名全球的韓企,就是現代集團。

提到現代,大家一定會想到現代汽車,從產品品質良莠不齊,被美國專業汽車雜誌評比品質倒數的爛車,到現在躋身為全球五大車廠之一,2016年品質評比分佔全球車廠評比第二、四名(起亞與現代)4Initial Quality Study (IQS) by Make (2016), http://www.jdpower.com/ratings/study/Initial-Quality-Study-%28IQS%29-by-Make/1222ENG, J.D. Power U.S. Initial Quality Study, 2016-06-22,如此巨大的進步,現代集團的發展史是值得讀者一看的。

現代集團創辦人—鄭周永於朴正熙在任時,同樣接受青瓦台與韓國經濟企劃院的「監督」,韓國政府同樣給予大量補貼與低利貸款,培植現代企業,讓現代企業從一個小小的土木工程包商,至今成為在全球都有許多據點與承包案的跨國大集團。

鄭周永為盡快實現朴正熙所給予的目標,於1965年承接泰國的一個高速公路建設案,以522萬美元的低價,擊敗其他29國家得標,為現代集團開始累積對外建設服務的經驗。想當然在沒有國外建造公路經驗的情況下,此案慘賠作收5Rebuilding the Homeland, p.63, https://goo.gl/qbvEhW, Made in Korea: Chung Ju Yung and the Rise of Hyundai, Richard M. Steers, 1999,但現代有韓國政府在背後撐腰,提供大量的外匯貸款,即使此案失敗讓現代顏面盡失,但也獲得經驗,之後便持續向國外投標拓展業務。(八卦是當時泰國建設案的管理負責人是後來成為南韓總統的李明博)

另一個案例是,1970年代,鄭周永為了能對朴正熙有交代,盡快實現對外出口,以獲得外匯,在沒有多少海外建設的經驗下,硬是低價承接了阿拉伯的港口建設案,而鄭周永在時間壓力下強迫工人盡快趕工,甚至引發工人暴動,還使得阿拉伯的軍隊介入!6 On Desert Sands, p.83, https://goo.gl/pO0iGq, Korean Dynasty: Hyundai and Chung Ju Yung, M.E. Sharpe, 1994 由此可見朴正熙的「胡蘿蔔與棍棒」的策略對企業家有多麼有效!

現代集團在這種「胡蘿蔔與棍棒」的策略下,之後陸續發展了汽車與造船工業,持續累積不斷失敗的經驗,在國家的補貼扶持之下,逐漸壯大,與世界各大企業競爭,成為跨國企業集團。朴正熙政府與企業之間形成了一種發展聯盟關係,這就像是一樁在槍口逼迫下締結的婚姻一樣。

本書內還有更多關於現代集團的發展細節,這裡就不多說了。

觀察以上案例,可以窺知朴正熙的經濟發展哲學,他就是以「胡蘿蔔與棍棒」策略管理企業家,只要企業乖乖按照他的設想,全力發展出口,強迫企業與世界競爭,累積經驗,而國家在後面提供各種優惠補助,使企業面對他國競爭時無後顧之憂。

這樣的策略簡單說就是:

政府作為企業的父母金主,政府出錢提供各種政策優惠,為企業提供良好的環境,到後期並協助開拓市場(如與他國簽訂FTA)。

企業借不到錢?政府找銀行高層喝茶,馬上就有一堆$$可借,且利息還比普通企業借款利率還低!

需要外匯購買國外技術或設備?政府幫你找貸款,企業只要為了出口或是發展技術創新,可以獲得的貸款額甚至是企業營收的好幾倍!(外匯在當時的韓國來說是一種稀缺資源,不是人人都能隨意使用外匯。)

有其他外國廠商來競爭?沒關係,政府幫你調高關稅,他們進口價格絕對比你在國內生產成本高好幾成。(關稅壁壘)

作者認為,朴正熙的「胡蘿蔔與棍棒」策略就是徹底實行「出口紀律」,朴正熙不需要接受世界銀行或是美國等其他國家,那掛信奉新自由主義的經濟學家意見,朴正熙奉行的經濟哲學是李斯特— 一個主張保護主義的經濟學家。

德國經濟學家李斯特(1789-1846)7弗里德里希·李斯特, https://goo.gl/b98zoH, 台灣Wiki, 2013-09-11的經濟理論簡單說就是「貿易保護主義」,政府在本國經濟初始起步階段時,政府應大幅度干預介入,有計劃、條件的保護產業,尤其是製造業,應使用各種手段(如關稅)差別待遇其他國家的產品,扶持本國「幼稚產業」,使本國製造的商品能夠以此優勢佔有國內市場,待產業穩固,累積足夠的資本與技術後,再對外開放,實行自由貿易。李斯特的理論主張影響了後來的德國與日本,也深深影響了朴正熙。

這樣的邏輯不難懂,就像是小孩在尚未習得生存技能,總要先到學校學習,接受教育與訓練。父母在孩童成長過程中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確保孩子能夠健康成長,身強體壯,然後在學校接受好教育,畢業之後才能在社會上與其他人競爭。

因此朴正熙強力為許多韓企提供了各種如稅收減免、低利貸款、高關稅保護甚至直接補貼等等優惠政策,韓國今日許多大企業,或多或少都有受到政府的各種補貼與不同程度扶植(即使到了今日都還有),企業拿了這些補貼好處就有本錢為自己企業增加出口競爭力,既然背後有政府補貼,企業甚至可以低價傾銷(他國產品售價比本國還低),在今日的自由貿易潮流下,這樣的不公平貿易競爭是不被各國所接受的。(光是本地與外銷產品的售價不同,就有傾銷之虞,違反了國民待遇的自由貿易原則)

政府為企業制訂的種種保護措施,朴正熙的目的只有一個:出口,出口,還是出口!

本書將此出口策略稱為「出口紀律」,並且反覆在書中強調此名詞,若說「出口紀律」四個字是貫穿本書的主旨也不為過。

因為韓國本地沒什麼資源,市場又不夠大,企業也尚未成熟,所以只能由先出口帶動國內經濟,這點跟台灣1960~1980年代的經濟政策很像,都是先由出口創匯累積龐大外匯存底,再將這些外匯去購買國外先進技術或擴大投資,形成經濟正向循環。

而韓國如此依賴出口,使得韓國的貿易依存度從1960年代的15.7成長到了破表的2011年達110%!


圖:韓國歷年來的貿易依存度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World Bank

我們將朴正熙扶持企業的流程再進一步簡化:

政府提供優惠政策 → 企業獲得補貼 → 擴大投資,發展出口 → 獲取外匯 → 購買技術或設備再投資(或是還債)→ 擴大投資,發展出口 → 獲取外匯……

但也不是每個企業拿到政府補助就會乖乖聽話出口,要是企業拿了錢不做事,流程就會變成這樣:

政府提供優惠政策 → 企業獲得補貼 → 中飽私囊或小規模出口 → 朴正熙約喝咖啡 → 繼續敷衍或無法達成出口目標 → 政府取消所有優惠並要求銀行抽銀根 → 企業倒閉或被合併 → 政府繼續監督倖存企業並持續要求業績……

透過這樣的手段,在朴正熙時代除了現代汽車外,另一個已經變成歷史的塵埃的汽車工業-新進汽車,就是挺不過朴正熙的「棒子」而倒閉,90年代的大宇汽車在母集團解體後,股份也被美國通用買下,現今韓國汽車市場只剩下現代(Hyundai)與起亞(Kia)(現代旗下子公司,1998年因亞洲金融危機被現代集團併購)二者獨霸。

既然提到了亞洲金融危機與韓國政府的補貼手段,就來說一下韓國當時的金融環境。

前面提到,韓國政府為扶持企業能夠快速擴產,外銷出口,除了提供稅收或政策補貼之外,關鍵的手段之一就是低利貸款,以致於在朴正熙時代甚至到了後來由全斗換掌權,韓國主要金融貸款都是由政府指導銀行體系,有計畫性的將全國金融資金流向出口型企業,而有計畫性的「半強迫引導」還不夠,政府還可以透過各種技術性手段去補貼企業,企業最後等同於獲得負利率貸款(也就是借款幾乎不用付利息還有補貼),而這種結果代價就是由全民去承擔,民眾因為資本管制,不得不將錢存在銀行,頂多可透過非正式金融管道(書中描述為「場外交易市場-Curb Market」),才有比較優惠的利率。但基本上政府以韓圜對美元貶值(犧牲購買力,這點台灣也是箇中翹楚)的手段,與犧牲銀行與人民的存款利息去補貼企業,使得韓國企業到後來透過這種高度財務槓桿,不斷投資擴張,或是併購相關企業壯大自己,不同於台灣以中小企業為主的結構,韓國全國主要經濟集中在數間財閥(Chaebol)手上,銀行都要聽他們的話。

圖:韓國1960-1980年代各金融渠道利率

資料來源: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根據統計,1983年韓國前三大財閥-三星、現代和大宇集團就佔了總信貸規模的10%,而財閥運用財務槓桿大肆借款,也使得財閥負債比率不斷攀升,到亞洲金融風暴前,韓國製造業的平均負債權益比甚至超過了400%!(負債總額/股東權益)

korea-debt-equity ratio 1960-1996圖:韓國歷年全體產業與製造業的負債權益比  

(來源: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而這樣的高槓桿高風險操作,韓國也因此累積了大量外債(本國存款借不夠還要向國外借),也因此始於1997年7月的亞洲金融風暴掃到了韓國,使得韓國無法償還鉅額債務(韓圜對美元重貶),許多大財閥因此倒閉,不是被併購就是清算解散,韓國經濟在那時元氣大傷。(起亞汽車被現代買下,大宇集團破產,集團創辦人逃亡海外8關於大宇集團的興衰史可以參考這裡:http://campus128.blogspot.tw/2011/03/blog-post.html, 讓我在意的是,韓國的民族團結性真是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只要企業打著為了振興民族,光我大韓,即使過度投資讓企業破產,也可以被視為民族英雄。許多將企業掏空的企業主後來雖然接受了司法審判,但不是歷經多審刑度減輕,就是後來被總統特赦,從牢裡出來又是一條好漢!總是羨慕韓國民族團結的台灣,能夠接受這樣的情況嗎?(王又曾、陳由豪表示:)

大家或多或少有聽過那時期,韓國首次向IMF求援借款,人民自發性將家裡存下來的黃金拿去典當救國,這段歷史至今仍舊被視為韓國的恥辱!(不過後來韓國還債也很快,2001年就將IMF欠款還清了9韓國終于告別了“IMF時代”, http://www.people.com.cn/BIG5/jinji/31/181/20010827/544590.html, 中國人民網, 2001-8-27

但後來韓國突飛猛進,人均GDP於2005年超過台灣,成為G8成員國的一份子(原G7-七大工業國組織,多是富有國家)。

six bankrupt among 30 chaebol in 1997圖:韓國前三十大財閥中的六間,倒閉前的債務數據  

(來源: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雖然讀者可能會慶幸台灣逃過一劫,台灣金融政策保守,經濟結構偏向中小企業使得財富不過度集中。不過從我閱讀本書的心得來看,作者似乎認為韓國的發展結構較優,認為韓國雖然經歷過亞洲金融風暴,但終究挺了過來,即使韓國政府強力主導金融,雖然會承受來自美國與IMF和世銀要求金融自由化的壓力,仍舊堅持將金融作為扶持本國製造業的手段,為了扶植企業,累積技術,並強力實行「出口紀律」(看!又是出口紀律,作者真的在本書不斷強調這四個字),即使需要冒高財務槓桿風險也不足畏懼。

韓國對於研發自有技術,不斷擴大投資或可從某個指標看得出來-固定資本形成(Gross fixed capital formation)。這項指標在國民所得帳上被視為「投資」(與一般人口中所說的投資意義不同),若資本形成與存貨愈多,代表企業更願意將資本投注在未來的發展上,研發與累積技術的能量更為龐大!

我也將同時期的台灣數據列出與韓國對比,你就知道韓國之所以會出現三星、浦項鋼鐵與現代汽車,實是水到渠成的結果。(台灣只有鴻海(代工製造)與台積電(晶圓半導體代工),多是掌握某供應鍊的一部分,與韓國財閥從上到下完整掌握的企業體不太相同)

圖:台韓固定資本形成比較(金額已換算成百萬美元)

資料來源:World Bank Database, 行政院主計總處

韓國雖在1997年金融風暴後因IMF要求所採取的措施,資本流動、勞動與金融市場自由化101997 年亞洲金融危機時韓國政府的因應對策分析, http://cks.pccu.edu.tw/ezfiles/213/1213/img/1023/127611674.pdf, 中國文化大學韓語文學系, 2013,逐漸使得韓國企業有其他籌資的管道,不再大幅度依賴銀行貸款,不過韓國經濟由少數財閥壟斷以及,至今韓國企業仍或多或少接受政府補助11南韓政府補貼三星 現金賦稅全都來,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paper/772089, 自由時報, 2014-04-19,即使其企業體質已經可以完全獨立發展,不須仰賴政府補貼,但其與政府千絲萬縷的關係仍舊不變。(以往韓國總統貪污案到現在的朴瑾惠醜聞,幾乎都與大企業脫不了干係)

本書其他部份,由於篇幅過長,關於東南亞與中國的產業發展史我就不提了,請有興趣的讀者自行閱讀吧!

本篇讀書心得被我寫得像是研究論文(光是找數據做圖表就花了不少時間),有時想想有這必要性嗎?

但是看過別人的心得,以及回顧本魯以往的文章,我認為這是必要的!就像韓國窮盡一切努力與手段就是要投資本國企業,即使企業初始的競爭力不如他國,產品品質劣等,仍舊需要累積失敗的經驗與時間的考驗,才能逐步壯大,任何的成功都非一蹴可成的!我之所以要花這久的時間找數據畫圖表寫讀書心得,就是要不同於別人只有文字的心得,我要保持我的原創性與獨特性,如果只是照抄模仿別人的心得,那就看別人的心得就好,不是嗎?

碎碎唸完了,接下來是看完本書對於台灣的感想。

書中作者不斷推崇韓國對於「出口紀律」的徹底執行,對台灣後來的經濟結構抱持著一些遺憾,也讓我感到有些納悶。如果台灣完全仿造韓國,傾全國之力,大舉民族意識高旗行壟斷之實(台灣人應該作為亞洲典範,在全世界揚眉吐氣!),將國家資源集中在少數企業體身上,將你所繳納的稅金拿去補貼大企業,大家願意嗎(你繳的稅要送給鴻海、台積電)?如果你的銀行存款被企業拿去做高風險槓桿投資,不但你的利息要被拿去補貼企業,還可能使得銀行倒閉,你的存款一夕之間消失,你願意嗎?如果你生活中的一切全部被掌握在特定企業手上(比如所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食衣住行各方面都被某海併購,你的生存權全掌握在海公公手上),你願意嗎?如果你畢業後無法進入大企業,只能淪落給中小企業打工,工作還是派遣(韓國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聽取IMF建議將勞動市場自由化,開放派遣工作),工作不穩定又沒發展前途,你願意嗎?

以上還有種種韓國的負面案例我沒列出,書中也不會寫,有興趣者可Google「地獄朝鮮」就知道我在說什麼。

雖然韓國在娛樂文化、電子半導體與汽車、造船和重化工業各領域,與台灣相比都有長足的進步,但這等成就也是用不少代價換來的,要面對激烈的競爭壓力,要服從輩分階級的公司文化,要犧牲個人利益為國家奉獻發展,在欣羨韓國之前我覺得台灣人應該先想想這是不是我們要走的路?

看了書中許多關於韓國案例,我雖然也會不自覺拿台灣案例對比(三星 VS. HTC、現代 VS.裕隆、中鋼 VS.浦項),頓時會覺得台灣企業根本爛泥扶不上牆,台灣本身從上到下無一不是問題,不過在稍微了解台韓經濟體比較後,發現韓國也付出了許多代價,雖然台灣仍舊還是以代工為主,沒有如韓國發展自有品牌,研發自有技術(這點作者在書中也不斷強調),雖然落後許多國家,但還是佔有一席之地。不過還是那句話,台灣人願意拿什麼來交換?先問問自己,再看看別人,如果只想賺easy money,沒有危機意識,是不可能擁有巨大的成功的!

以上就是我閱讀《成與敗》的心得,歡迎指教!

 

P.S:覺得內容OK就幫忙分享或點個讚,或是留言都可以,感激不盡!

參考資料:   [ + ]

1. 台灣如何成為四小龍之一?《成與敗》跟你說分明(1)農業與土地改革篇, http://xn--klt126l.com/fake-economic/how-asia-works-argriculture/, 鬼島狂想曲2.0, 2016-12-09
2. POSCO REPORT 2015, https://www.posco.co.kr/homepage/docs/eng5/dn/sustain/customer/2015_POSCO_Report_EN.pdf, POSCO, 2016-04
3. POSCO has once again been named the world’s No.1 steelmaker., http://globalblog.posco.com/posco-named-worlds-competitive-steelmaker-7th-consecutive-year/, The Steel Wire, 2016-06-17
4. Initial Quality Study (IQS) by Make (2016), http://www.jdpower.com/ratings/study/Initial-Quality-Study-%28IQS%29-by-Make/1222ENG, J.D. Power U.S. Initial Quality Study, 2016-06-22
5. Rebuilding the Homeland, p.63, https://goo.gl/qbvEhW, Made in Korea: Chung Ju Yung and the Rise of Hyundai, Richard M. Steers, 1999
6. On Desert Sands, p.83, https://goo.gl/pO0iGq, Korean Dynasty: Hyundai and Chung Ju Yung, M.E. Sharpe, 1994 
7. 弗里德里希·李斯特, https://goo.gl/b98zoH, 台灣Wiki, 2013-09-11
8. 關於大宇集團的興衰史可以參考這裡:http://campus128.blogspot.tw/2011/03/blog-post.html, 讓我在意的是,韓國的民族團結性真是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只要企業打著為了振興民族,光我大韓,即使過度投資讓企業破產,也可以被視為民族英雄。許多將企業掏空的企業主後來雖然接受了司法審判,但不是歷經多審刑度減輕,就是後來被總統特赦,從牢裡出來又是一條好漢!總是羨慕韓國民族團結的台灣,能夠接受這樣的情況嗎?(王又曾、陳由豪表示:)
9. 韓國終于告別了“IMF時代”, http://www.people.com.cn/BIG5/jinji/31/181/20010827/544590.html, 中國人民網, 2001-8-27
10. 1997 年亞洲金融危機時韓國政府的因應對策分析, http://cks.pccu.edu.tw/ezfiles/213/1213/img/1023/127611674.pdf, 中國文化大學韓語文學系, 2013
11. 南韓政府補貼三星 現金賦稅全都來, http://news.ltn.com.tw/news/business/paper/772089, 自由時報, 2014-04-19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