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受害者?

先轉貼這篇新聞:

[新聞] 洪姊:看到被告家屬飆淚 不應喜悅

http://disp.cc/b/sayumiQ&ti=6nSt#!163-6pj1

 

我想表達的重點不在於洪家大姊,也不在於慶幸洪案移交桃檢之後,將這些直接相關的涉案一干人等全部收押

而是在於洪姊的回應與鄉民的反應。

洪家大姊洪慈庸因此案而在媒體展現出的溫柔而堅強的特質,以及理性和平與堅定的回應,頗得鄉民的好感。

在這則新聞報導當中,更展現出他可以妥善回應的智慧,為什麼這樣說呢?

 雖然大家透過新聞辦案與鍵盤推理,早已經直接認定何、范、徐等一干直接涉案人等有罪,是他們直接害死了洪仲丘!而終於能夠從脫序荒唐的軍檢移交給一般司法的地檢署偵查後被收押,鄉民看到此結果是無不大快人心!

但相對的,這些涉案人家屬的內心卻也是痛苦萬分的!這些家屬不是直接涉案人,只是因為他們的兒子或至親犯了罪,就要面對被隔離收押,甚至晉見的情況,以及最嚴重的-要面對社會廣大的壓力。明明直接涉案人不是這些家屬,但是媒體與社會卻會將部分責任轉移到他們身上,他們反而要承受這些無形的壓力與關注。當然也有人抱持著理性回應認為不應該去打擾這些家屬,避免又挑起受害者與加害者家屬間的對立。因為他們都是無辜的!只是台灣嗜血的媒體是不會管這些事情的!

而洪慈庸可能也體會到這點,雖然失去了弟弟讓一家人都很痛苦,陷入愁雲慘霧的氣氛當中,但我想她內心也很明瞭,沒必要將事情爭端擴大到對方家屬身上,因為對他們來說,自己的至親犯案,而所受到的社會譴責的壓力,這些痛苦難過也並不會比洪家好到哪去。

所以他雖然肯定桃檢的決定,但是卻同時也必須強調這不是值得喜悅高興的事情。因為在某方面來說,大家都是「受害者」。

不過,我會寫這篇文章也不單只是肯定洪姊的智慧與同理心,而是想更深層探討一個迄今爭議性非常之大,其造成的社會不安不小於核四或洪仲丘案,到現在也無法取得社會共識的議題 – 廢死。

我上面的言論,就是廢死支持者用來表達希望廢除死刑的支持論點之一,因為一個人的犯罪,使得另一個人的生命權被剝奪掉了,而引發一整個家庭的悲劇,但這種悲劇如果無法控制得宜,便會化成仇恨,仇恨擴大變成一種無形的"社會成本" 反而造成犯罪者的家屬也要承受社會指責的壓力 (於是不得不用一些看起來很冠冕堂皇,為犯罪者開脫的說詞:"我OO很乖的,他不可能會做這種事,一定是交了壞朋友之類…." 等等云云 ) 。一旦這樣的仇恨情緒不斷擴散蔓延出去,便會從兩個家庭之間的紛爭,變成社會全體的對立,造成更大的社會成本。最後根本搞不清楚,這些情緒,究竟是為了受害者申冤的正義,還是為了堅持自己立場的執著?原本只是兩個人之間的犯罪案件,所造成的成本卻要由全體社會來承擔,我想這不是一件好事情。

不知道大家是否看過多年前的一部片,片名是「霍元甲」?

劇中的霍元甲,年輕時是個血氣方剛,喜好與他人比武爭鬥,不戰到最後不分輸贏的人。但卻也因為這樣的逞勇,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而在外地流浪的時間,也學會了寬恕,以及習武的真諦。

電影有一幕是當地兩個小孩子想證明自己比對方強而起爭執,霍元甲對兩人交互詰問,問他們要如何證明?但是後面卻說了一句話:「你們這樣子的打來打去的,他打你你打他,他又回來打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是頭呢?」

膾炙人口的漫畫 – 《航海王》的魚人島篇描述到,魚人族與人類族群因為互相歧視而產生出不滿,而乙姬王妃被殺害更引起全國人民對人類的不滿與仇恨,但是國王與白星公主不但要承擔失去妻子與母親的痛苦,還要同時呼籲全國人民不要對人類發起報復行動(因為這是乙姬的遺囑),這種雙重的壓力與悲憤我想不是非當事人所能夠理解的。

如果說,「鄉民的正義」發威,用以暴制暴的方式去對加害者復仇,而原來的加害者這時反而又變被害者了,於是就動用更多的資源,更大的仇恨去報仇,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結果事端不會解決,小則殺人案,大則國家之間的戰爭,造成更多人受害,更難以收拾的局面。

這種情況,不只在洪案,在更早之前台菲漁船喋血案也都是同樣的道理。

雖然我們很不齒菲律賓政府的行為,但也更不應該牽連到在台的菲律賓工作者。但慶幸的是,很多人仍然能夠保持理性,就算不爽我們國民被他們政府恣意濫殺,也不會將氣出在在台菲人上。(雖然後來發生市場拒賣菲人,以及引起風波的假便當案),但基本上還是有不少人能夠克制衝動,保持理性的,這仍舊是值得稱許的!

但是一旦要將這種兼容"大愛"衍伸到廢除死刑的問題上,那就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事情了。

對廢死立場的角度來說,死刑就是一種增加雙方仇恨的制度,無法將問題解決,反而會製造出更多的仇恨。

對反對廢死的的角度來說,廢除死刑不就代表殺人者不用對剝奪他人生命來負責?上次那個台南殺童命案[1]不就是最好的反駁案例?而受害者的權力又在哪裡?

我自己的立場目前也是不支持隨意廢除死刑制度,理由不同於上述,我認為的是因為到目前還沒有找出一種方式或說法,能夠讓我可以接受,就算我理解上面的消弭仇恨原因,但目前仍舊沒有讓我可以從其他角度理解廢死的立場,而許多殺人案也並不是單純因仇恨才發生的,有太多各種不同的背景原因。並且廢死方也尚未提出一個讓全民能夠接受的妥善替代方案,(當然,以上是就我看到的情況,或許有足以白話明瞭的說法,但我尚未知道) 更何況還因此議題發生了教授告鄉民[2]的事件,不但無法讓廢死議題被大眾接受,更產生了對立反對效果,我想這也不是廢死團體所樂見的吧?

因此,到目前對於此敏感議題無法產生共識是必然的,各方都有需要努力的地方,雙方努力溝通,彼此尊重 (好啦其實我也認為這種說法很官腔很老生常談) 這些目標不是一時三刻就能達成的。

霍元甲在臨終之前,對周遭弟子說了一句話:「你們要做的不是去報仇,仇恨只會生出更多的仇恨,我不想看到仇恨,最重要的是強壯自己。」

與大家共勉之。

 


引用資料:

[1] 台南隨機殺人事件, 維基百科

http://goo.gl/7oIQdL

[2] 盧映潔教授, 維基百科

http://goo.gl/te0vZX

 

一般留言 (1 則迴響)

//

一般留言 (1)

  1. 228就是匹夫之勇下的產物.清醒.理性.方向目標明確.努力向前走.雖辛苦.但不會亂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