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要殺人?(3)- 精神病患殺人無罪?

2015年5月29日下午4時30分左右,男子龔重安潛入北投文化國小,尾隨被害人劉小妹妹進入女廁,並待劉小妹如廁完畢開門後,以左手摀住被害人嘴巴,右手以菜刀割頸殺害之。

這就是當時震驚社會的「北投女童割喉案」。

嫌犯龔重安於偵查後被提起公訴,於2016年2月26日一審判決無期徒刑,想當然爾又再度引起輿論不滿,認為又是一起恐龍法官判決,同時廢死爭論再起。

看完一審判決書1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4年度重訴字第7號, 中華民國司法院, 2016-02-26,以下簡單整理判決要點並且說說我的心得。

有興趣者可直接點擊這裡選第一項,閱讀一審判決書全文。

1. 嫌犯是否因患有精神疾病而判無期徒刑?

雖然新聞報導這麼說,判決書也這樣寫,但我覺得仍需要釐清重點。

大家可能會以為法官判無期是依照以下法條:

刑法第19條:『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

兇手在犯案前一天就騎車至至善路三段一帶預備殺人,因當時非殺人時機而作罷。至隔天潛入文化國小之前也曾在附近徘徊觀察地形。尾隨女童至女廁也會等女童出來後再突襲殺人。再再都顯示犯案過程中龔嫌是意識清楚,能夠規劃如何作案最順利,而非處於沒有辨識能力狀態。因此此減刑條款不適用。

2. 兇手是精神病患但卻沒有就醫紀錄

龔嫌是在犯案後受榮總與中央警大的鑑定,才發現他的確患有思覺失調症(亦即俗稱的精神分裂症),在犯案前一年,就常常出現幻聽症狀,感覺總是有人監視他,並且批評他笨、工作能力差、沒用、沒錢、沒女友…(靠北PTT上無時不刻有鄉民在這樣嘲諷,全部都是潛在犯罪份子啊啊),且幻聽症狀愈來愈嚴重,24小時無論睡覺、大小便、吃飯、洗澡時都能聽到,兇手認為是批評他的聲音想玩弄他,為了擺脫『他們』因而犯案。

可是兇手沒有病識感,這些都是犯案後經專業醫療機構鑑定而認定的結果。

3. 兇手個性孤僻,也無法向他人提出求助

又是孤僻自閉,符合許多殺人犯的刻板印象(鄭捷與曾文欽之精神鑑定結果皆是如此),僅節錄判決書中,中央警大的評語片段:

『…使得他沒有機會形成良好的自我與內在人際模式,偏狹的自我概念、缺乏對人際互動的正向期待,以致於個案限縮、固著在自我當中、與同儕維持一定程度的心理距離…』

『…面對權威和壓力,龔員選擇壓抑自己的情緒和心理需求,因原本支撐生活的自我強度與社交支持在壓力無法疏解、累積下逐漸受到侵蝕…』

4. 龔男過去的工作紀錄良好,頗受好評

這跟之前殺人案兇手多是工作或就學不順利的情況不太一樣,龔嫌生活作息與一般人無異,先前曾在某大樓擔任保全,工作表現很好,被住戶稱讚很認真很熱情,在犯案後也有該社區的鄉民出來爆料龔以往的表現,不但熱情、主動,說話有自信,還很熱心助人2[爆卦] 割喉犯曾是我家保全, https://disp.cc/b/163-8JiQ, 台大PTT實業坊 DISP備份, 2015-05-31,怎樣都沒想到後來竟會犯下女童殺人案。

5. 龔男的家庭感情似乎不太好

在接受鑑定時,龔男曾透漏長期目睹父母的家庭暴力,母親又常常對外述說「家醜」一事,這些問題長期以來難以獲得解決。而龔也不想去面對,因此才會搬離家裡,在外租屋,以此逃避家庭的不愉快。(龔嫌犯案時處於在外獨居狀態)

6. 兇手雖犯案後隨即撥打110向警方自首,但仍不符合刑法第62條之自首要件

我國刑法第62條規定:
『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而受裁判者,得減輕其刑。但有特別規定者,依其規定。』

龔嫌雖犯案後立即報警,並且在警員至現場詢問時馬上承認自己是兇手,配合警員以現行犯逮捕,但法官考量自首減刑應以行為人當時之動機判斷,究竟是真誠悔悟還是無法推卸而迫於無奈自首。龔嫌顯然非前者,故此次判決並沒有因自首而減刑之情形。

7. 兇手被判決無期的原因

這也是讓大家最不能接受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法官認為雖龔嫌手段兇殘、泯滅人性,但因為我國於2009年已簽訂『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即「兩公約」,具有國內法效力,因此在重大殺人案發生時,法官幾乎都需參照此公約條款,斟酌量刑。

對於判死刑之考量,另一要點就是教化可能。

從本案與以往判決書來看,後段的判決原因除兩公約幾乎都會提到教化之可能性,而教化之可能性是參考犯人的犯後態度(這也是最會被鄉民攻擊的點)與行兇原因等,根據種種證據所下的綜合判斷,只要犯人仍有可能經矯正悔改,受到正確教化,重返社會,否則法官不會隨便判處死刑。

龔嫌本性並非惡劣,本案發生主因是龔嫌有幻聽症狀又無病識感無法接受預防治療,也曾企圖自殺以想擺脫這樣的幻覺卻又沒有勇氣,在走投無路之下便朝相對弱勢的幼童下手,期待透過司法途徑將他繩之以法。

「你這麼逞兇鬥狠,也解決不了你的問題。」

龔嫌行兇時所聽到的幻聽話語

因此除非像是鄭捷那樣短時間內殺了許多人,且難以教化,實在有阻絕人類社會之必要,否則「兩公約」加「教化可能」可以說是左右法官是否判死的「免死金牌」

以下節錄法官判決之片段:

『倘被告所患之思覺失調症經專業治療,而改善、減輕其幻聽、妄想情形,其……之犯罪動機,即應不復存在,堪信被告非毫無教化之可能。若施以監禁、教化、矯治其偏差之行為,尚非無悔悟、治癒之可能…』

法官認為雖龔男犯後沒有悔悟之態度,但經專業治療仍有改善空間,判處無期徒刑在25年後仍有重新做人之機會(25年後可假釋),因此令被告終身監禁,不但與社會隔離且能阻絕危害他人之可能。

我知道這樣的理由很難讓人接受,尤其是對受害者家屬來說更是如此。不過法官也是依法審判,具有最終裁量權力,如果對於兩公約不滿,真要怪為何歷屆政府這麼愛主動貼聯合國冷屁股並且單方面簽署兩公約吧!

順便附上政府簽署兩公約施行法之大事紀 3 我國推動兩人權公約大事紀, http://163.19.116.11/human/sites/default/files/485104025490.pdf, 新竹市國中人權議題中心學校 法制司, 2010 ,有興趣者可點擊進入觀看。

寫了三篇的隨機殺人分析文,雖然不知道究竟有沒有人會看,但是對我來說,我看到的是三樁不同的悲劇,有因國小被女生欺負而立下殺人之志而殺人、有因為無法在社會生存下去只好殺人讓國家養、有因為精神幻聽無法排解求助而殺人…這種看似不同的理由導致同樣的結果,共通點是求助管道的不足,或是自己根本沒有認知,以及本身個性的偏差。

個性偏差者大家都不喜歡都想遠離,但這樣只會加深偏差者的心理扭曲,情況更嚴重,惡性循環。鄭捷、龔重安、曾文欽皆是如此。雖說人權團體總強調社會安全網的不足,但我認為最可怕的是人心,廣義來說,冷漠的人心就是培養殺人犯的溫床,這樣說一點都不為過!

社會上需要溫暖的不是只有大家刻板印象中的生活弱勢,如獨居老人或生活清寒家庭,那只是人們自以為是的善心。因為我資源比你多,我生活條件比你好,你天生就比我差,所以捐助你顯示我還有這能力。

現今社會,物質生活突飛猛進的發展,因戰爭或飢荒而餓死的情況幾乎不再出現。但現代人物質滿足了,心理卻其為匱乏,讓人人都有可能成為心理上的弱勢者。群眾精神上的霸凌、排擠,所造成的影響根本不是物質上弱勢能夠比擬的,這是資本主義,金錢至上價值觀所造就的冷漠社會,社會主流卻只會不斷強調個人成就與金錢收入,把精神弱勢者全部貼標籤認為是個人的問題,是你魯蛇、不長進、好吃懶做,把貧富差距帶來的不公平的壓迫全歸咎在個人身上,這就是龔男所聽到的幻覺。

事實上我認為這些幻覺存在生活各處當中,一點都不虛幻,這些幻聽話語不是龔男本身的想像,而是主流媒體與輿論所認定的「成功」標準,一旦不符合這些成就標準,隨之而來的魯蛇、廢物標籤是可想而知的。

日本去年出版了一本書,名為《絕歌》,是犯下1997年日本「酒鬼薔薇聖斗事件」4酒鬼薔薇聖斗事件, https://goo.gl/m5riql, 維基百科, 2016-04-02的兇手-少年A所出版的自傳。去年日本傳出要出版此書時也引起喧然大波,大眾認為這又是再一次對被害者家屬的傷害,並且指責兇手沒資格因出書賺取版稅收入。不過罵歸罵,此書在日本出版後仍舊大賣,首刷10萬本銷售一空,而「少年A」可能因此獲得約2000萬日圓的版稅收入。

台灣上月底也發行了中文翻譯版,我已經買來並且讀完了,發覺少年A的心境跟鄭捷加龔重安有點相似,少年A在犯案時僅14歲,但早就曉得殺人是不對的行為,可卻無法阻絕那股在他心中不斷滋長的惡魔,因此犯下大錯。

《絕歌》可以再讓我寫一篇心得,但因為篇幅有限,我就簡短交代到此。本文重點還是希望未來社會大眾、政府都能正視國民心理健康,並且加強社會安全網,減少更多憾事的發生機會。

 

參考資料:   [ + ]

1.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4年度重訴字第7號, 中華民國司法院, 2016-02-26
2. [爆卦] 割喉犯曾是我家保全, https://disp.cc/b/163-8JiQ, 台大PTT實業坊 DISP備份, 2015-05-31
3. 我國推動兩人權公約大事紀, http://163.19.116.11/human/sites/default/files/485104025490.pdf, 新竹市國中人權議題中心學校 法制司, 2010
4. 酒鬼薔薇聖斗事件, https://goo.gl/m5riql, 維基百科, 2016-04-02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