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該死?論自我防衛殺人的合理性

先來看看這篇新聞:勇屋主 護孕妻 勒死悍賊

原本我只是當作一般的社會事件來看,不過後來卻引發大眾熱烈的議論。且某大律師等法律人都出來發言了。

該案男主人被警方移送,但後來也以5萬元交保。只是警方這樣的作法引起許多爭議,大家認為男主人殺死小偷出於自衛動機,根本就不該被起訴或拘提,竊賊自己被打死活該!

臉書上、下面一堆網友的留言讓我傻眼,紛紛一面倒的表態支持男主人,認為小偷死了活該,男主人沒錯不該被法辦。

一堆網友卻大罵將「勇」戶主送辦不合情理,警方不該將他上銬送辦,中華民國法律已死。

看到這我都傻眼了,原來只要有合理的理由,將別人殺死就是合理的,連防衛過當都稱不上?

此案引起人性與司法的爭議,某著名人權律師也出來發言,1 當然也有人就司法觀點討論2

因為看到相關新聞下方充滿一堆荒腔走板的言詞,讓我忍不住也要說出我自己的看法。

我沒有什麼法律背景和專業知識,無法就司法許多主義原則去討論,但是一些基本知識我還是知道的,因此我認為許多網友的主張沒有道理,不符邏輯並且流於情緒(我會po這篇文章也是)

先說好我的意見與大多數人不同,可能招致批評或公幹,但我實在不吐不快!不喜者請先左轉,謝謝!

下面就來說說我的見解:

 

我認為小偷侵入別人住家偷竊的確是不對的行為,理應接受法律的制裁。但就目前已知的情況條件看來,我們不知道事發當時,歹徒是否有威脅要對他們女主人或全家不利,也不知道歹徒是否持有凶器逼得男主人出此重手,只能從報導得知歹徒行竊失風,躲進浴室被發現然後與男主人打鬥後而死。

如果就如網友所言,男主人為了保護自己與妻兒的生命安全而防衛出此重手,情有可原,小偷死了活該,男主人不應該承擔致死刑責。

套用這種邏輯我是否也可以說,如果有人亂丟垃圾或闖紅燈,是否也應該判死刑,因為我認為亂丟的垃圾可能帶有傳染病細菌讓別人生病死亡,闖紅燈可能會撞死人,因為別人要保護自己生命,所以只好讓肇事者死,這樣合理嗎?

法律上有個重要的概念就是「比例原則」,小偷偷竊固然有錯,應接受法律制裁無誤,但罪及致死嗎?否則以後只要小偷被抓到就處死刑不就好了?如果偷竊該死,那貪污竊國者豈不是要連誅九族?

男主人經過專業格鬥或軍事訓練,理應清楚制服歹徒的技巧,懂得怎麼拿捏輕重,而非遇到敵人就是一味的要致對方於死地(除非他只有接受過殺人訓練), 最多限制歹徒的行動自由,等待警察到來,但因為保護家人為由下重手致人於死,我就認為真的過當了。

我知道一定會有人馬上反駁我說,當時是緊急情況,能不能制服歹徒都不知道了,何況保護妻兒?哪有那麼多時間考慮其他情況?
如上所述,就目前已知的片段訊息,男主人經過專業訓練,知道如何拿捏輕重,不應該將人致死。更何況案發現場也僅止於浴室,男主人也為了保護妻兒所以死命不讓小偷離開浴室,代表還是有理性思考過危機處理的方法,並不是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爭情況」。

但是網友的說法就是認定小偷有侵害男主人妻小的可能(即使根本無法求證)。

請問你不在現場如何得知小偷有侵犯妻小的意圖?若要就人性觀點而言,他躲到浴室被發現,理應爭取逃跑的時間與空間,先跑為上,還有心思去傷害男主人妻小?而男主人卻不這麼想,因此死都要把他困在浴室,做困獸之鬥,只是最後下重手讓他死亡。

更何況這也只是網友自行的推論,如果你覺得要預防嫌犯更進一步侵犯妻小所以要先讓他死,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認為你未來可能會害死我,所以我現在就先讓你死,上演「關鍵報告」真實版嗎?XD

法律上都有「無罪推定」原則了,怎麼到了「鍵盤法官」手上,原則卻全部被推翻了?

再強調一次,小偷偷竊固然有錯,應接受法律制裁無誤,但罪不應致死。就這案例來說,男主人的身手程度與小偷就已經不對等了,從結果來看更是不符「比例原則」。因此我認為男主人出於人性防衛自己沒錯防衛自己沒錯防衛自己沒錯(很重要所以說三遍XD),但是使其死亡,違反了「比例原則」,的確應該接受法律調查。

好,我知道又有人會拿美國案例來救援。有部份網友認為,美國只要外人沒有正當理由進入他人私人處所,就有可能遭受該處所主人射殺。因此這則案例男主人殺死小偷沒錯。

但是我認為,台灣不是美國,不是所有案例都要援引他國作為鑑證,照此邏輯,美國開放私人擁有槍枝,台灣要不要也開放?美國部份州開放吸食大麻,台灣要不要也照辦?

也許又有人要說:小偷並沒有在現場死亡,他是警察來了之後,被送上救護車之後才死。

但很明顯的事實是,小偷會死的確是因為男主人下重手,導致小偷腦部缺氧而死亡。因此男主人的確要因此負責

(至於用什麼法律起訴,過失致死還是傷害致死?這就得看檢察官怎麼辦案了)

現實就是,案件詳細內情要等待檢察官偵辦之後才能了解,但從很多的人的回應留言,就一昧認定小偷是窮凶惡極的重大罪犯,放他走一定會對妻小不利,因此男主人殺了他沒錯!

那我是否也能推論,小偷也許當時在浴室就已經求饒請男主人放他一馬,但是男主人卻可能「殺紅了眼」,一昧認定他會傷害妻小,因此狠下重手。

再次強調,我們不是檢察官更不是法官,事情發生的經過都要經過詳細調查,確定前因後果的完整脈絡,就現有證據(筆錄、當事人證詞、現場照片等)檢察官才能起訴。

更何況檢察官起訴,還要經過法官的審理,究竟是男主人一時失手,還是蓄意殺人,最終才能判定男主人是否有罪。

可是一堆人(好吧,包括我在內)就已經未審先判了,似乎法官就已經判定男主人有罪了,似乎連偵辦都不應該,儼然是鍵盤法官。

再強調一次(到底幾次了?)小偷闖空門遇到海陸退役隊員算他衰,但男主人制伏過當,致人於死,更理應承擔法律刑責,沒有所謂情有可原,我認為警察的處理方式沒錯。犯人即使犯罪,還要看情節輕重判定,但是就鄉民留言所述,只要犯罪者都該死,不只鍵盤法官,簡直升級成正義魔人了!

更有甚者,還認為不該用法律見解來處理這事情3。啊如果不該用法律處理治安案件,那不然該怎麼處理?用你自己的標準處以私刑嗎?

我能理解網友對事件的立場,就是本著「同理心」出發,你不是當事人不懂得當時的緊急情況,男主人沒錯![email protected]%# blahblah^…..(繼續跳針一萬遍…..)

我認為「同理心」並不能用來作為處理一切事情的原則,不是什麼事情不符合你們內心的標準就用「同理心」來當擋箭牌,男主人自我防衛沒錯(再次強調),錯的是他讓人失去生命,更何況他現在也已經交保了,並沒有被強制拘留,有沒有罪還很難說,後續還是要等待司法調查,不是我說他有罪,你們說他無罪就有結果的。

 

總而言之,就此事件的發展,到後面很多討論都脫了線,流於情緒抒發,愈來愈失焦,連其他貪污做毒油不相干的案件都一起被拉進來討論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認為這案件到後來,那位男主人不會承擔什麼刑責,即使有也會很輕。為什麼?你不知道有些檢察官或法官是看社會輿論在辦案的嗎?若眾人認為他無罪,法官多少會考量輿情輕判,平息眾怒(就是許多人高喊的「法律不外乎人情」)。就算沒有,也還有給當事人再上訴的機會,並不如網友想像中男主人會受到司法迫害。

(真要扯司法不公,要不要我拿014與阿扁出來救援?)

最後,我要強調,許多討論要就是論事,先了解來龍去脈和後續可能的發展,不是見了黑影就開槍,稍微持不同意見的人就被批鬥,就是政治不正確,弄得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否則還真應驗了某氣象局長與某市長候選人所說:台灣人理盲又濫情,有如中世紀燒女巫一樣!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