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不學運?318之後的檢討與分析

好一段時間沒更新部落格,沒有新文章,就轉貼我看到不錯的影片以及協助說明吧!

轉貼的影片是9/16號某團體邀請著名社會運動與政治參與者,曾經在318學運與林飛帆和陳為廷(被神化為帆神與廷神)鬧翻的一團體代表- 妖西。

妖西在早期PTT上就已經頗為活躍,許多看板有他的蹤影存在,是一枚頗有名氣但充滿爭議性的人物,詳情可參閱維基百科頁面,我這裡就不對他生平多作介紹(影片當中也有他的自介)。

會轉貼他的影片,是因為版主我也曾經親身參與318太陽花學運,雖然我不是核心團體成員(不管場內還是場外),進入議場內也只有短短一晚+半天,以及期間在外圍參與的經驗,但我也認為這個運動其實還有很多該檢討之處!且除此之外也可以透過學運一窺社運界的運作,以及各自為政,山頭林立的生態。

先不論雖然太陽花學運最後仍舊無法達成目標而黯然退場,社會對於學運當時的領導人林飛帆與陳為廷(頂多再加個黃國昌)在學運後也有正反兩極的評價,不過學運的重點從來不是在他們兩個身上,而是當初行動的目的有沒有達成?是否能夠獲得眾人的支持?最重要的是事後運動能量能否持續?(結果大家當然也知道,總統馬英九與行政院長江宜樺裝死裝到底,硬是不要退回服貿協議,而堅持將行政院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送進立法院審議,做做樣子。但政院版的監督條例充其量只是個空殼子,根本沒有實質監督效力。)

(46分46秒開始)

這部影片就是妖西本人闡述太陽花學運開始之前的狀態,以及中間與他人意見不合退出,直到學運結束後的情形。

雖然只是一篇演講的錄影,不過我認為妖西對於太陽花學運以及其他社運團體有他獨到的分析,而且也切中事實,部份也跟我親身接觸的情形符合,所以我認為值得一看,也推薦給大家。

影片很長,我自行摘錄幾段重點並且補助說明,讓大家瞭解並思考他講述的內容,是否符合現況符合邏輯,有沒有道理?同時也可以檢討各個社運團體在追求公平正義的同時,也要想想實務面的策略該如何進行。

一、社會運動獲得關注的條件:

  1. 有受害者出現

  2. 執政者犯錯

  3. 手段夠激烈

  4. 對的時間與對的人

妖西認為,有些社會運動之所以獲得眾人的支持,是因為都有明確的受害者出現。比如大埔徵收案的朱阿嬤服毒自殺,張藥房的老闆死亡事件;捷運新莊機廠抗爭事件的樂生療養院的病人;洪仲丘命案…等都有明確的被害人,是真人發生的真事,且多是受到體制的迫害,所以一旦事件爆發,不但迅速獲得社會的關注,也容易獲得支持與同情。

另外就是,社會運動要能炸裂,要能遍地開花受到眾人關注的一大要點就是執政黨要有犯錯,而且是很明顯的錯誤,因此議題產生的社會運動才能燦爛繽紛(?)。 想想反媒體壟斷、大埔事件、洪仲丘事件與太陽花學運,哪個不是執政當局犯了明顯錯誤又不改進認錯,才讓運動蓬勃發展。

而除了政府犯錯,一場運動要獲得人關注也需要時間的累積。比如洪仲丘事件之前,其實早出現好幾起軍中冤死案(比如蔡學良、陳俊銘等死亡事件),但為何當時都沒有受到眾人關注,卻一次在洪仲丘事件爆發?

當時我認為應該不是大家突然關注軍中人權議題,而是螞蝗執政多年來,不但沒解決原有問題,卻製造更多問題而且死不認錯,又自我感覺良好,讓民怨累積迅速。加上當時媒體狂轟濫炸的車輪戰報導下,就算國人平常漠不關心也不得不注意了。因此妖西說這是對的人(馬英九)與對的時機(民怨累積+媒體推波助瀾),318學運的爆炸性發展也是同樣的道理。

另外,在太陽花學運之前,許多社運團體的遊行活動多是理性平和,就動員上上街走走路喊個口號,沒有其他太多激烈的抗爭,因此沒有什麼爆點,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所以不會去關注。

但對這點我倒要說說話,因為就我之前參與秋鬥或51勞動節遊行的經驗,某些時候走在隊伍前端的人(可能只有某些人群),會出現與警察推擠,甚至推倒拒馬等行為,跟1985聯盟等和理非非路線者(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相比,當然還是較為激烈,只是戲劇力張度與激烈度跟318相比,又嫌弱小。

二、社運團體將許多事件去脈絡,迴避歷史,去政治化

許多事件的發生往往不是突然偶發,而是有他的歷史脈絡在。妖西舉土地政策為例,大埔案不是瘤症訌突然天外飛來一筆要搞開發所以才徵收土地,而是土地改革早有他的歷史制度,甚至可以追溯到國民政府遷台之初,實行的「375減租」或「耕者有其田」等條例。

許多團體內部的成員都是高知識分子,一堆正副教授,有碩博士的學歷,用這個身份來維持「清流形象」,以形塑自身運動的正當性。

但同時,許多社運團體因為某些原則,所以不管是什麼議題,在操作上刻意與政黨保持距離,即使同是從社會運動出身的民進黨,許多團體仍舊與他們保持距離,像是有政治潔癖般的能不碰政黨就不碰,即使藉由政黨力量奧援,他們能夠獲得的資源較多,事情較容易進行,但實務上許多社運團體就是致力與政黨劃清界線,將議題單純化,去政治化,只為了凸顯活動的正當性與清流,避免落人口實成為某某黨的打手。

這部份我就能證實,先前某團體在勞委會前(現為勞動部)抗爭靜坐,向某政黨要求提供水和帳篷等資源,可是卻規定該黨不能派人來接觸聲援,也就是不許共同或掛名參與活動。我心裡就在想,哪有跟別人要資源卻不許別人參與的事情?拿人手短的道理不知道嗎?

而現行網路上串連,現實生活中行動的「割闌尾行動」,在去年底至今年年初,也曾發起過一波罷免立委的行動,當時針對的對象也是現在割闌尾名單之一-立委Wego..呃吳育昇。當時發起的單位是「憲法133聯盟」,敝人也小有參與。妖西提到當時有和台聯與民進黨的地方黨部合作,因此戰力大升,透過地方黨部就要到了幾萬份的連署書。只可惜最後就只差一點就通過第二階段了。這就是跟反對黨派結合,卻能有效率達成目標的案例。

三、人人喊打,避而遠之的獨派團體

即使許多人關切公共事務,但某個領域卻始終乏人問津,人人避而遠之,那就是台獨。

台獨團體在任何活動,即使沒有直接參與,而是在後面協助聲援,卻還會被眾人屏棄排擠,即使他們沒有藉此收割或是要沾光,但不用說一般人不瞭解此議題,連社運團體也不想跟他們有瓜葛,總是強調清流不願沾染政治因素。因此台獨團體組成分子幾乎都是中老年人,成員不多也很少,年輕人也不懂他們的訴求與思想,有著極大的隔閡。

台獨團體也缺乏作戰的策略,不管空戰(開記者會寫論述)和陸戰(遊行活動)都很弱。

不過太陽花學運,卻打破了這層藩籬,讓大眾重新去接觸台獨運動。

這點我也能深刻體會,太陽花之前,蔡丁貴教授的公投盟一直都是孤獨的在濟南路的角落默默待著,也少有人去關心。去年的洪仲丘事件,引發了25萬人上凱道聲援,而在後頭揮旗子的台獨團體卻一直被隔離在外,被眾人視為鬧場滋事分子。今年的太陽花學運,公投盟一開始也是被主要團體排擠,不讓其直接參與,甚至外界捐贈給在場參與者的資源,也沒有他們的份。但公投盟卻一直在背後默默的協助支持,不求回報。這樣的情況直到學運中後段被人澄清後,社會眾人才開始回頭注意他們的存在。

不過妖西認為,跟其他社運團體相比,台獨還是有他的戰力優勢在(至少敢行動而不是只打嘴砲),因此之後他的組織與台獨團體、台聯、民進黨共同合作,推出「青年參政」運動,打算以實際行動,背後藉由政黨的奧援,讓青年實際參政,去打破國民黨一手遮天的困境。

四、參與太陽花學運年輕人的特徵

  1. 自主性強、強調自我,較抗拒參與組織,有熱情和創意

  2. 電腦與網路能力強

  3. 政治知識普遍不足

ly-iguest
學運當時,立法院議場內的無線網路訊號

這些特徵,與我在外圍觀察現象雷同。

太陽花學運期間,網路上迅速出現關於服貿相關的資料與討論:許多網友與鄉民自發性整理服貿相關的各種資訊,並且製作包括懶人包漫畫以及各式各樣的刊物,甚至連開放清單細項、與WTO承諾開放項目對照表都做出來了,這些資訊科技的運用語分析能力,簡直讓我自嘆弗如!相對於政府之前只會提供不斷跳針又大打官腔的文件,這些鄉民分析的資訊較為清楚且容易理解;另外因為立院內部網路被切斷,加上外部人群眾多,電信訊號塞爆,網路不通無法傳遞資訊。所以後來g0v零時政府直接找人進去佈線架機器,暢通網路,使院內外資訊溝通無虞,並且還能讓青島東路與濟南路現場即時Live直播,將影像傳輸到網路上,使得不在立院現場者也能夠即時了解情況。而民進黨也去借了十餘部的Wimax Portable Router支援現場民眾,解決網路壅塞的問題(Wimax不受現場3G訊號塞爆的影響,可參見上圖當時立院內無線網路的訊號分佈)。

透過這場學運運動,不但讓我看到原來還是有許多有能力有思想的年輕人在關心國家大事,也懂得善用科技技術,使得資訊能夠更有效率的傳遞和討論。年輕人需要適當地方式引導,而不是用那種傳統老派的策略,喊喊口號,上街遊行就了事。

其他還有很多妖西對太陽花運動,以及其參與團體的分析,有興趣就點進去自己看看吧!

但即使妖西的分析清楚且有倒立,但有些人卻對他頗為反感,他本身就是一個爭議性人物,覺得他講話太直接,語氣狂妄,影片當中也不客氣的直接點名某些團體,與之正面衝突,得罪了不少人。

雖然我不是全部認同他的言論,不過就版主我自己參與過的社運活動,所看到的情況的確都符合他所述,各社運團體之間的矛盾與採取的行動策略,的確很難獲得眾人支持。這也是為什麼每次我在參加關於勞工的遊行活動結束後,總是感到很洩氣,有著深深地無力感。

因為來參加遊行的幾乎都還是那些老面孔,固定會參與社運的團體,而這些人又以中老年人居多。但是最需要抗爭爭取勞動權益的,應該是年輕人,年輕人肩負承擔國家未來發展的責任,也是最有生產力與消費力的族群,對國家經濟貢獻良多,可是與未來(或者現在)就業最為相關的勞工議題或活動,卻總是乏人問津。因此我常常在思考,究竟真的是臺灣人奴性太堅強,遇到阻礙只想避開,不然就是拉別人一起下水,還是有其他因素?而且不只是工運領域,在其他的公共議題領域也是如此。

可是在318學運,我又看到主要的參與成員也幾乎都是年輕人,出許多力,幫忙了許多事情,也大部份都是年輕人所為(我所定義的年輕人在35歲以下),代表他們也還是很關心國家大事的,可是為什麼同樣都是公共議題,其他時候參與的人就是那麼少?

我自己的想法是,雖然社運團體許多表現的方式無效,感覺沒有實質意義,但我想這些議題還是有許多人在關注,只是不曉得要用什麼方式來解決,社運團體的傳統方式很明顯不讓人接受,上街頭除了有機會讓媒體拍到,形象會有影響,而且也有可能發生衝撞事件,這不是目前人民能夠接受的方式。

對此,妖西承認他是鷹派,是衝組。常批評1985聯盟那樣的「和理非非」派,支持製造事件衝撞,後來才有324的佔領行政院事件。(不過被警察流血鎮壓的責任,他卻絕口不提)可是衝組畢竟是少數,在學運或其他場合,我看到人數較眾多的遊行,許多參與的群眾,不管是年輕人學生還是社會人士,都還是只接受1985的那套模式,代表整個社會早已經被國民黨的教育政策給馴化了,要你守法守秩序要理性和平非暴力,幾十年來下來這樣的道德觀深植人心,連展現對政府的不滿的抗議都遵守這樣的原則,鬼才會認為有效用。

雖然我認同妖西所說,現行社運需要改革,策略上需要調整,組織結構也要改變,但要比較沒有社運經驗的群眾,一下子從鴿子變老鷹,冒著被貼標籤的風險(這點也是我在接觸政治之前最大的疑慮),然後接受與其他政黨合作,我想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認為多數台灣人只能接受緩慢進步,最好還要沒有風險與責任(風險趨避最大化,責任由別人去擔,自己最好能全身而退不用承擔風險,這是台灣人的共通特點),他們才會「考慮」參與。

即使如此,我覺得妖西能起而行去實際組織,不只是嘴砲也的確不簡單,為了對抗共同的敵人-國民黨政府,對抗其擁有壓倒性的絕對優勢,因此鼓勵與其他團體採取合縱策略,犧牲自己一時的堅持與他人合作組成聯盟。雖然必須要犧牲自己一時的利益,但就目前情況看來,也是不得不的方法了,畢竟台灣沒有任何一個團體的資源與勢力能夠與國民黨相抗衡呀!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