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台灣其實是幸福的 [女權篇] (3) – 所謂的性別「平權」?

在許多性別議題上,我很常見到女權運動者透過各種方式伸張「性別正義」。像是被女性主義者極度推崇的『妙麗』在聯合國的發言還是如這次『解放乳頭』的運動,倡議者除了不斷跳針強調父權主義的壓迫歧視外(我到覺得「壓迫」是這群人常用來自己壓迫自己的字眼),也常見到另外一種回應,強調男性也是受父權主義支配的受害者,女性(或女權)主義要解放的不是只有女人,男人同時也是受益者。

自由貿易愛情論/女孩篇

最近因柯P「失言」引起的外籍配偶風波,以及更早之前女生只願意嫁給「七萬」月薪男的議題,又勾起我對於研究男女議題的興趣。後來雖然在前篇文章有補充一些內政部與主計處的數據,不過畢竟無法將台灣的婚姻與男女交往情況完整交代清楚(事實上我也覺得不可能)